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

户外团建

当前位置:首页 -- 户外团建
华德福学校“经历起伏并怀抱信任”雨崩行
点击量:189 发布于:2019-07-13 09:59




经历起伏

并怀抱信任

是人类

最好的学习方式






 故事的开始是这样

   上有天堂   下有雨崩   

   不去天堂,就去雨崩   


冰岩雨崩徒步 · 8日亲子研学之旅

丽江—飞来寺—雨崩—尼农峡谷


活动团队:天行亲子团

活动时间:2019.04.25—2019.05.02

活动主题:雨崩行——“经历起伏并怀抱信任”之旅

fg


01

徒步雨崩之概述篇


雨  崩  行


徒步前随遇而安星人啥攻略也没做,就记住了罗团长的出发须知。确切地说,就记住了要多带衣服,谨防极端天气带来的严寒。当带着笨重的驮包出现在浦东机场时,我知道我把严寒想象得太严重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咬牙背着。然后开弓没有回头箭就成了此次徒步的主旋律。


徒步雨崩



  第一天  


三个多小时飞机从魔都到昆明,40分钟大巴从机场到火车站,再三个多小时高铁,再一个小时从火车站到丽江古城。


辗转一天,黄昏时终于抵达临时歇脚一夜的客栈。客栈门口东北人开的腊排骨火锅满足了所有人的胃。



饭后刷一遍古城的街,安逸巴适。除了心里略微狐疑,跨越这么远,换了这么多交通工具,徒步的脚步还没落地?木法,开弓没有回头箭。。。



  第二天  


上大巴,奔向飞来寺。这是一整天的大巴之旅。对,整整一天。除了中间两次短暂的停留。一次是午饭,够短的,以至于我只远远观望了一眼传说中最大的转经筒,没能上去转一圈。一次是某观景台,没看到特别动人的景,设在那里的牦牛肉干卖点成了最受关注的围观点。



一番肆意的试吃后,果断各种下单。带着牛肉上车,一路分享,一路满足。抵达飞来寺时又是一个黄昏。晚饭在哪里呢,看到老罗两个字时,似乎就没有探讨的必要了。还有人看到福源的产业。亲切&欢乐。



这是此次旅程的第二个黄昏,我还不知道徒步的点在哪里,哈哈,心够宽。木法,开弓没有回头箭。。。不过心里还是冒出一个念,我自个一定不会这样规划徒步路线,前奏也太长了些。



  第三天  


按着团长指示,今天一早是要看日出的,这才明白落脚飞来寺的用意。登上酒店楼顶,对着远处的雪山,等着那一轮红日。半天没一点动静。希同学用观星软件测了下,雪山那里是西方,什么鬼,太阳从西边出来?旁边看不下去的游人忍不住提醒,这不是观日出,是观日照金山。汗。没做攻略的人真心无知。当远处的雪山尖顶开始被金光笼罩时,观众有些躁动了。然后被提醒,看到此景的都是幸运之人,很多人来几次都看不到。



随后才知道存周母子俩上吐下泻了一整个晚上。存周发烧了。开弓没有回头箭,上车,继续赶路,赶向神圣的徒步点。是在一个垭口。只走了下坡路,因为上坡太辛苦了,我们的方案里选择了坐车上坡,徒步下坡。目标地点下雨崩村。


走进雨崩


领队预计我们要走3/4个小时,结果我们两个多小时就到了。心中窃喜,看来领队的判断有很大的折扣空间。好事情。然鹅,事实证明,我的窃喜是个很大的误判。。。雨崩村风景不错,野花,溪水,田园,雪山,转经筒,家禽。


©天堂雨崩


  第四天  


感觉今天才是真正的徒步日。今天的目标地冰湖。早晨八点半出门,傍晚七点才到客栈,这个徒步走得实在没脾气了。



清晨村子里的仙气儿让人对徒步浮想联翩,然后噩梦从踏上第一堆雪就开始了。走不完的雪地,让对雪一直向往的魔都人对雪的稀罕一点点在磨光。



当然登上垭口看到雪山清晰壮观地呈现在眼前时,还是很震撼的。继续前行。是一段极难走的下坡雪路。每一步都要试探仔细,我觉得我随时都有脚底打滑,骨碌滚下去的危险。嗯,对,就是危险。我觉得第一次跟危险这样近距离接触。



每次走得很惊险艰难时,脑子里浮现的是存周同学昨天发烧的脸,不知道这家伙跟上来还是退回去了。祈祷他不要跟上来,太难了。听说他的膝盖还受过伤。



中午抵达大本营,领队用带的炉子烧了热水给我们补给。简单休息过后,领队一起身,示意我们跟上。有点犹疑,毕竟我觉得我已经足够近的接近雪山了。带走犹疑的是领队那句,走吧,还有1.5公里,不去可惜。1.5公里,真的不算长啊,斟酌了很久,我决定跟上。



于是又开始了一段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一个人。先是茫茫的雪坡,然后是看不到头的登山。不知登了多久,撵上了在前面的希,张妞和谦一。能撵上,是因为她们正在挑战坡度又陡,雪层又厚的雪路。其实没有路,只有经过的脚印。我们交流得最多的一句是,到底还有多远?等听到人声喧哗,对我们喊着加油时,才激动地发现,我们登顶了。1.5公里,走了2小时。坑啊。



还是惦记存周同学,他会上来吗?休整时,听到有人喊了声,刘存周!一个激灵,往下看去,看到那个少年的红色冲锋衣,真是他!天,他怎么做到的!那个当下,只想给这个少年鼓掌。


我没看到冰湖这个神圣之湖(雪崩,把湖面盖住了,我好不容易才看到一滩水,而我是不会称那滩水为湖的好吗)但我看到了奇迹,是那个前天上吐下泻一晚,昨天发烧一天,几乎没怎么进食的少年创造的。我不知道他克服了多少,多难的坎,但我相信冰湖之行会刻在他的生命旅程里,很浓重的一笔。



上山容易下山难,其实下山还好。领队带我们开了一个超爽的头,直接沿着雪坡溜下去。说爽,我一开始是紧张的,我对滑滑梯之类一向敬而远之。不得不滑时,我还是用尖叫打破了在冰湖不可以大声喧哗的禁忌。然后我突然发现,不用尖叫,没那么吓人,还有点好玩,不,是很好玩。刚觉得很好玩时,滑到底了,没过瘾,哈哈。然后开始了难忘的乱石路之旅。



领队说沿着河岸边的乱石路下去,可以更快地回程。what ?回程?原路返回?答案是yes 。我有点崩溃,把来时的路再走一遍啊啊啊啊。乱石路的难度不亚于雪路,石头不稳,每一步都要小心,踩上去硬邦邦,又带着下坡,真心考验耐心和体力。



再次回到大本营时,感觉把这辈子的石头都看过了。短暂休整,继续赶路,下山为主。然后有首歌就不时在耳边回荡,蜗牛背着那重重的壳啊,一步一步地往前爬[捂脸]。这次和希还有存周同行,偶遇爬坡,便听到存周发出痛苦的哀嚎,我知道他在挑战他的极限。希同学表现出了惊人的沉静。在我和存周都在问终点在何方借以宣泄时,她始终在前面带路,不抱怨,不喊苦。



走出雪山,回到雨崩村,我完全忘了我们住下雨崩,所以当我站在上雨崩,突然意识到,接下来是把昨天从上雨崩走到下雨崩的路再来一遍,有点崩溃,也可以原谅,因为我胜利在望回客栈的梦想硬生生被延长了半小时多。



  第五天  


今天的任务,神瀑。雨崩下了一场雨,让我们感受雨,还有雨衣。领队的出发辞充满了俩字,容易,相对昨天的冰湖而言。于是轻松出发,沿途风景确实不负期待。开局的顺利一直延续到神瀑山脚下。


领队没有任何预兆地领我们上山,我们也就稀里糊涂地跟着上了雪坡,小山坡,等慢慢意识到好像有点不对劲时,才回过神来,我们即将要挑战一座坡度在75度左右的山坡,并且,再次延续开弓没有回头箭的尬。只能上,没法下。生平第一次真切感受到随时会滚下山挂掉的恐惧。某娃直接哭了。



领队前世是藏羚羊吧,早就登上山顶,对不知所措的我们讲该往上爬,而不是往两边[抓狂]我直接怼,没~法~爬~不~会~爬~期间和希商量过,不然我们自己下山去,放弃攀爬吧。然而显然,下山的难度远超过上山。开弓没有回头箭,又来!狠狠绝望时,领队飞下来,把希拉上去。我又咬牙当了一段时间壁虎,手脚并用,贴着山坡,不让自己发生滑坡惨剧(还是滑了好几次)最后等来了领队的救场。



来知道原来领队的路线并不是唯一,其实有更保守点的线路,就是我们回程走的路,确实保守很多。还有陆爸和罗爸开辟的第三条路。当他们跟我描述他们经历的惊险时,我一时不敢相信,我觉得我经历的已经是极限了。但是从山坡上滚下十米左右,这样的惊险只能让爸爸们去经历了。陆爸讲这段时很淡定,我唯有佩服加庆幸。同时下决心,今晚喝点小酒,压压惊,压压惊。



对了,我要向山坡上的小红柳们表示歉意,很多次,我都抓住矮小稚嫩的它们,把它们当成了我的救命稻草。一定没少被我抓疼吧。明天的目标是神湖,我想,forget it .我是肯定不挑战了。下山后,找了一家可以提供酥油茶的馆子,喝了整整一壶酥油茶,食物是很好的慰藉品。



  第六天  


这天计划去神湖。但是计划在连续两天高难度的挑战后,参与者的心理迅速发生巨大变化。结果是真正前行的只剩下了6个。我不在里面。和希一起送勇士们到村口,我看到了那个"千万不要去神湖,真的"。



下午在村口,勇士们一个个回程,我和希,可可刚好在村口,迎到了他们。在为他们拍下一张张抵达的照片时,我知道心里有种情绪松动了。那是对挑战神湖的抵触,如果我可以重新选择一次,我会选择跟着上山,一路爬坡,踩雪,哪怕既到不了垭口,更看不到神湖。


生活是一门充满了遗憾的艺术。我感知到了这个遗憾。然鹅,开弓没有回头箭。过去心不可得,有多少故事,可以重来。


©真正的勇士


晚上是开心的流水席,我们大开酒戒,把老板私藏的葡萄酒全干了。真是好酒啊。菜也很灵。酒足饭饱后,老板给整了篝火晚会。听了邻桌妹妹的尤克里里弹唱,还有爸妈们暴露年龄的个唱,合唱,就是没法听到娃儿们主动献上小曲,逼宫都不行。老母亲最后认输了,在赤裸裸的代沟面前。篝火也没暖得了那颗拔凉拔凉的心。



  第七天  


回程从第七天开始。不想费笔墨记录了。一路下山,轻松嗨皮。时不时看到飞流下来的瀑布,我们应该都记住了尼农大峡谷,来过,不虚此行。回飞来寺的大巴上,团长专门讲了道德经这几个字,娃儿也许懂了,也许没有,但种子就此种下了。一个徒步小白对先前遭遇的种种考验,甚至历险,还有犯怂放弃有了新的认知。这何尝不是人生之旅的微缩版?天地,人,阴阳,道,德,都是这次徒步的基本元素。


开弓没有回头箭,人生就是如此。既如此,就安在当下,徒步好了。



  作者: 芊墨  

02

徒步雨崩之特写篇


徒步第三天


经过两日的长途跋涉,大家似乎都渴望能修整一天,在宁静中看日头东升西落。所以大家吃过早饭后,站在满是牛粪的小路上,迎面站着身材魁梧的高领队,脸上依旧阳光灿烂。


“同学们,大家在过去的两天里成功爬上了冰湖和神瀑,今天要挑战神湖的同学们请站在这边。”

尴尬的沉默。。。。。。


大家似乎有些犹豫,但心中仿佛早已有了答案,于是默不作声地走向自己的选择—短短的一队人马选择神湖,而长长的一个队伍选择在雨崩村里度过宁静的一天。



“好,出发。”没有任何解释,仿佛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高队转过身去,带领这五个勇士向神湖开拔。


此时的我在哪里呢?我正在悻悻地和大部分人朝民宿走去。女儿已经开始呼朋唤友,张罗打牌了。我回到房间,安顿好女儿,然后提起登山杖,谎称自己要去村头转转,让女儿放心,然后就一溜烟儿向神湖的方向跑去。


是的,开始时我并没有想去神湖。但不知为什么,神湖仿佛在遥遥地向我招手,让我走近她。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我连忙赶到餐厅,一看见高队和布洛芬没走多远,就跑了上去。


那一天,当大多数人选择安逸地在雨崩村休息时,我们六个人怀揣着一丝好奇与揭秘之心,开始了神湖之旅。

一过村南的石桥,我们便一头扎进了不算茂密的山林里。树木的颜色已经完全忘记了,只记得山路狭窄到只能一人通过,且很陡,真的应了布洛芬的描述。好吧,既然开始了,就试试自己的运气,爬起!


如果说前两日是徒步,那这一天则是名副其实的爬山,两者的区别大家自行脑补。山上没有大路,有的只是前人踏出的土路,且如羊肠一般。有趣的是,没走多久就见一块告示牌,上书四个大字“禁止通行”,更奇葩的是下面歪歪扭扭地写着这样一行小字—“真的别去神湖”。难道神湖真如传说中所说的那样遥不可及?不妨让俺老孙去探个究竟!

 


没过多久,大家就不得不全神贯注地应付山路,陡峭,湿滑,不容溜号。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步调慢慢爬坡,我走在高队的脚下(注意:不是后面,而是脚下,尽管我紧跟着他),感觉到他的步履有一丝缓慢、迟疑,仿佛在迁就我们,或是因为大部队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失掉了前进的动力。总之,大家慢慢地、慢慢地爬着,我也努力不让自己的心脏跳到嗓子眼里,深呼吸,放轻松。


就这样,我进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自己的意识仿佛停止了活动,而双腿却如钟摆一般有条不紊地行驶着它们的责任。不知走了多久,我们进入了雪线。开始时只是零星的白里透黑的雪块,然后便是成片的雪坡,积雪深及膝盖。最开始时,我老老实实地按照高队的命令,只把自己的脚放在他的脚印里,这样才会感到心安。渐渐的,自己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想想自己怎么着也是从东北来的,见过的雪未必就比一个西北汉子少。于是大着胆子把脚轻轻地放在深深的脚印旁边,这样就不会像穿靴子一样步步难行。不过,不走前人路的代价就是突然会掉到厚厚的积雪里。

 


不知走了多久,只觉得天始终是灰里透白,仿佛马上就要到山顶了,可就是没有豁然开朗的感觉。这时,迎面来了三个驴友从山上下来。狭路相逢,让我的心不由地发紧,还好,是他们站在路的外侧,而不是我这个小白。还有就是他们看上去好强,其中有一个女子竟然连登山杖都不带,徒手爬雪山,不得不令人肃然起敬。


他们是从4200米的高度下来的,随之而来的是个不好的消息:那里的积雪已经深达腰部。如果强行突进,可能会崴到脚,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他们不得不掉头返回。那我们怎么办?



继续前进。

就这样,海拔不知不觉在上升,3800,3850,3900,3940,4000……

高队没有说什么,我们一行人只是继续向山顶迈进,一步一个脚印,缓缓地。。。。。。

雪越来越深,雨水夹着冰雹落下来,继续行进。。。。。。

已经到4150了,可山顶在哪儿呢?为什么还是看不到山顶呢?

这时,我想放弃了。这样爬到底有何意义?爬山难道只是自虐吗?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为了获得一种征服感?征服大山还是征服自己?


心外无物。为什么有人在雪地上感觉步履维艰,而许多孩子们却没有特别大的shock?如果我们在心中已经立下了一份成见,觉得雪地太难走,雪山太危险,这份成见就会变为障碍,阻挡自己与真实相遇。我们太容易被自己的观念绑架,如何放下成见,真实地、不假思索地融入自然,这的确是我们成人需要学习的功课。

 


就这样,我们不知走了有多久,终于听到前面传来了好消息—时间已经到了下午1点,前面的路太难走,今天的爬山到此为止。、欧耶!终于可以下山喽!


可是上山容易下山难。若是前几日,一提到下山,我的腿就开始不听使唤。没办法,自己曾在婆婆家门口的小土坡上摔断过骨头,扭伤过脚,就此留下了心理阴影。所以,一提到下山,就不由得紧张起来。但不知是因为锻炼了两天,还是我的这双登山鞋给力,还是因为地面的不同,这次就没有滑倒过。当然如果是在雪地上则另当别论。如果在雪坡上还要保持自己屹然挺立则有些不合时宜,何不因势利导,一路滑下去。于是我们几个雪山小白沿着雪坡呲溜呲溜滑得不亦乐乎。虽然落地的样子像各种动物,但却充满欢乐,当然要谨防一失足成千古恨。还有就是某某同学每下降几米,就开始脱鞋、除雪;还有就是溪之小朋友的袜子能挤出黑黑的雪水来,还好,没有伴随浓浓的气味。

 


就这样,不知不觉雪变得越来越少,褐色的土地逐渐露了出来。这时,我深切感受到土地的亲切,脚踩在上面感觉无比松软、踏实。“如果你踩在大路上,又会是另一种感觉,”高队说到。是啊,大路在哪里,真是不敢想,继续爬下去,毕竟最难的路已经离我们远去。

 


渐渐地,我们拉开了彼此的距离,也许是路越来越好走的原因。这当中,我也遇到了岔路口,也曾在心底暗暗埋怨高队不体贴我们这些小白。但也许是少了心念的纷扰,每到岔路口时应该走的那条路显得格外清晰。你的头脑和你的脚仿佛不加选择就知道应该走哪一条路。于是,一路唱着歌儿,我飞将下来,阳光明媚,微风轻拂。对了,还有那流水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大,看来村子已经不远了。


不知经过了多少个转弯,我轻快地来到一棵高山杜鹃前。这棵树的花白里透粉,显得格外清丽。我不禁停下来,深深地陶醉在她的芬芳里。此时,我很清楚她就是这段旅程的终点,也很清楚这次旅行只是为了见到她。



  作者:玉华  


冰湖游记


  作者:小希  



03

徒步雨崩之诗歌篇





人类最好的学习方式


经历起伏

并怀抱信任

是人类

最好的学习方式


当我们认为

哪里已经出错时

很可能

正是这个错误

会准确地

引领我们

到达正确的地方


往往

在我们以为的

所谓的错误

却是更大的人生图景上

很重要的

一个必要的组成部分

一个转折点

一个分水岭


错误

 可以转化为

真正的智慧


真正的智慧

是在当下这一瞬间

对每一个体验

都能够

看到

它积极的

         甚至是美好的一面


人-智-学

就是想要告诉我们

自己能否

在这样的一瞬间

拿得起

放得下

自由自在


  作者:羅旭昇 





神瀑行


烟濛畴色清,炊散晨村鸡鸣,白塔迦幡经严寺,澈水微澜山影。牧牛路津行,铃 慢声去,溏澹若远,蹢步青草雾烟隐。至然傍溪忽路转,古参伫荫明,马伏低首芳萋牧,塘波漾动入漪。石冥青兮幽迥,水潺澴兮璇溟,长行复途叹嗟引,踱潇陟朅,邈域嵯崚,无尽崿峭巅惊。渐跋境深雪皑凝,静倚礓碣久皓,尘素御峰长银。鸾梦霏霏氲飞鹜,瀌素萦盈氛天临。然长覆兮终岁霭,盈冰纨兮寒莽凌。惚崚崩而崖碎,恍裂石而撼岭,雪冰繁鹜轰然巍峰而摧落,震袤隘峡声穹苍而存音。终安复途后村蜿而青掩,前绝峭而宏连。泉涓琮澈,径遐途迤,逐芷渐隐,余芜茫天。枯枝皓雪岩痕露,素覆横山苍茫间。萧萧落意褐峻际,长风萧索滚云离。旧栈倾裂木崩碎,层雪新覆故萋原。日照茫雪曜,杖艰路远,终登云石崚风兢。峣崇岩岠,宏浩苍然域影。幡卷风临,绕之神瀑,之圣泉净露落然石岩,贞曜洁莹,圣雪长凝而化,瀑落而滈然渊远。霄虹霭霓,砯泓激溟。灵贞永泫雪境,是路陟途留长于心。


  作者:小硕(12岁) 







福之源


什么都不做

头脑一片空

 满心爱天行

静默听雨崩


解读

诗中意境:

要想

真的去发现生命的秘密

什么都不做

比坚持着

一定要去做点什么

重要多了


头脑空寂

安住当下

才能够真的去聆听

内心深处

不期而来的

极其低微的细语

并对此

报以巨大的信任


创造

 人间的奇迹

说白了

不过就只是

接受灵感而已


如此

满心的爱与信任

在天空和自然的美景中

行走

与那些曾经的其他人

真正的合一


静默中

又一次听到

雨滴潵落在花朵上

崩开的声音

美好

温暖

感动


  作者: 羅旭昇






书行 · 登雨崩山


我们跨过大山的顽石身躯

毅然向上

穿越时间攒下的林木

留下汗水成为泥泞的果实

让登山杖尖击碎的土石

成为万物的养料


孩儿们抓住荆棘红柳

角力缠斗

以更迫切的激情向山峰仰望

孩儿们姿态昂首阔步,不懈攀登

用双脚去欣赏那连绵的风景

虽是重复的路线

但却走出了自我的山峰


风从滞留的阴影中

席卷而出

贪婪地吮吸着每一缕平静

吼叫着捍卫自己的领地

于是我们带着敬畏离开

将旧年的芩寂留下

期待未来的相逢与重聚


  作者: 存周(12岁) 






踏雨崩行

               

感念偕舟共进,

恩泽数世同音。

高山仰止风行,

布施法意有情。


领苍泽踏歌吟,

队旗经幡漫岭。

祈雪润风雨明,

祷祝人心暖晴。


有友有酒有幸,

缘自情怀同频。

再围篝火歌馨,

聚依依舞姿倾。


福修善念称名,

源道德之一旌。

康由神识归鼎,

安住当下同心。


(藏头诗:感恩高布领队,祈祷有缘再聚,福源安康)


  作者: 蓓蓓周  




04

徒步雨崩之摄影篇



梅里十三峰—日照金山




人间天堂—雨崩村




冰与岩之歌—风景




行走与挑战—徒步




陪伴与温暖—旅途




我们的勇士—人物



摄影作者:桂莉,三块方糖,等等




 排版设计  冰岩阿花

编辑  芊墨  蓓蓓周



冰岩介绍 | 周边短线 | 长线精品 | 团队定制 | 亲子童步 | 加入我们 |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8-2018 西安艾斯洛克户外运动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陕ICP备15009244号-1]  统计代码:

公司地址:西安市二环南路58号(成长大厦)1816室 联系电话:400-992-1788